自在人生

應徵志工被打槍 71歲的他划出不老的氣魄

文章出處:今周刊

撰文: 龔雋幃

說話帶點粵語口音,是十歲以前因內戰逃難香港的痕跡。聊到起勁時,只見那比一般人還要「粗勇」兩、三倍的手臂來回不斷比劃著。無怪乎首次下水划舟,就成了返航灘岸的第一人。談起參與不老水手這三、四年來的感想,今年已經71歲的林槐生大哥,眼中閃耀著炙熱的光,就像是聊起散佚的親人終於重逢,有好多的夢要一起完成。但在遇上蘇帆海洋文化基金會之前,他永遠忘不了那次被拒絕的經驗。

60歲那年,槐生大哥雖赴中國經商、從事高山事業已逾20年,但總還是想回到自己生長的地方。一來自認年齡到了,應該休息了;二來也覺得該是多為自己想想的時候,不應成天都只為事業操煩。那年生日,他獨自一人走進山裡,遠離都市的喧鬧,靜靜思索到底回台灣做什麼?

和家人討論之後,槐生大哥心想做志工或許是個不錯的選項。便向台灣各地的志工組織詢問,沒想到丁點回應都無。其中有個組織正在徵求到海外高山服務的志工,槐生大哥自認體力和經歷完全符合,卻始終都未接獲通知。

槐生大哥不死心,撥了通電話去問,「我可不可以去做?我履歷都寄過去了。」電話那頭,先是冷冷地問說哪一位,接著才表示已經看過履歷,隨即沉默不語。他立刻補上一句,「我體力還可以,我自認還可以!」對方才又說,「聽你的聲音好像很年輕,可是你60幾歲喔…我再幫你安排看看。」無消無息。

「我就知道不行了,被打槍嘛,60幾歲沒有人要我。」談起這次碰壁的經驗,槐生大哥仍舊非常沮喪。蘇帆公共事務長王梅在旁直言,「這就是高齡歧視嘛!」容或是百般無奈,槐生大哥也只能灰心地回到大陸繼續生活工作。

直到2015年返台時,槐生大哥碰巧在民視看到「不老船奇」的廣告跑馬燈,「不老水手,歡迎報名來台東玩」。當下沒有多想,馬上把電話抄起來報名。問他那股報名的衝動哪來的?槐生大哥說了三個理由,一來覺得台灣還是蠻「先進」的,居然會舉辦這種公益性質的高齡活動;二來雖是從小在台東長大,卻因過去海岸「戒嚴」,從來沒有去海邊玩過,遑論划船出海;第三則是一種直覺,「我是不是可以在不老水手這邊,找到適合我去做的事情?至少這個活動叫做『不老』,說不定我可以在這裡幫忙老人家!」

▲即使已經年過花甲,槐生大哥的漢草還是很好。(圖/蘇帆海洋文化基金會提供)

對槐生大哥來說,海,既是神秘又是恐懼。他還記得小時候媽媽都會恐嚇他,「算命說你會淹死」,因此不准他走近海邊,長大之後,就連踏進游泳池他都會怕。因此槐生大哥全家老小通通反對他參加海上活動,勸說他都這把年紀了,參加這個太危險。可是槐生大哥仍舊決心把握這次挑戰自我的機會。

沒想到經過蘇帆創辦人蘇達貞教授專業的指導,槐生大哥如今已是全心投入大海的懷抱,甚至還成為了不老水手國際活動有限公司的代表人。回到中國之後,問遍他的朋友們,更是沒有任何人有在海上划獨木舟的經驗,這讓他能很驕傲地說,「我完成了一件別人都沒有做過的事情。」

享受不斷湧升的腎上腺素之餘,槐生大哥認為,年紀到了,最重要的是讓自己覺得有價值、是被需要的,「成就自己很快樂,但若能成就別人那就是快樂一千倍」。會留下來積極參與不老水手的活動,想跟蘇老師一起划船環遊世界,享受那種瘋狂刺激的冒險感是其一;但更重要的是,參與在實踐親海教育、推廣高齡活動的過程中,槐生大哥找到了自己人生下半場的「戰鬥位置」。今年五月,槐生大哥也參與了不老水手竹筏往返日本與那國島的壯舉,明年他們還要遠征美國的龍舟賽,繼續朝向2020年划船環遊世界的目標邁進。

槐生大哥認為,人就算了老了,也不要造成子女、社會與國家的負擔。維持身體健康,便是最好的方式。他現在只要有空,都會去健身房做運動,每次至少都是待上兩到三個小時。採訪當天下午,他還與慈濟大學聽講的學生比拚伏地挺身,一做就是50下!最後兩人說好,才以「平手」收場。講到激動處,不斷顫動的手才稍稍顯露出不老水手真的已經超過70歲了。